哪有这么说自己亲侄女的?!

    沈唯卿如果不是读书人,就打人了。

    他赤红着脸道:“好,人家命贱是吗?

    你们李家人不把自家女儿当回事,但是我的心中,名不正言不顺的东西,绝对不能留。

    二小姐成了大小姐,名正言顺吗?!

    天地不公平,人心却不能偏颇,因为天作孽,犹可恕,自作孽,不可活。

    就算您用沈李两家的交情来威胁,我今天也要明明白白的说一句,我一定要送二小姐回去,我的妻子,只有祖父订的一人,就是大小姐。

    我看到底谁命贱!”

    这话赶话,分明要打架!

    好啊,终于不用动口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甚至想,不然他们先散了吧,万一打不起来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老夫人的一个丫鬟悄无声息的跑到老妇人身边,在耳边说了一串话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眼皮一跳:“真的?!”

    丫鬟哪敢撒谎:“千真万确,都躺地上了?!?br />
    沈老夫人看着前方深深一呼吸,看来真是一个不能欺负的主,好在自己之前没让人走这条路。

    别的沈家人着急啊,三夫人忙问道:“娘,出了什么事??!”

    沈老夫人脸上竟然是庆幸而不是愤怒,她说:“新妇派人去叫外面那位小姐,小姐不去见她,把派去的五个婆子都杀了?!?br />
    五夫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唯卿脸色震惊:“杀人了?!”

    其他沈家人都如蒙大赦般,杀人不得处理事情吗?!

    好啊,太感谢她了,谁说那位小姐一无是处,明明杀人都会挑时间,太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只有李明哲还搞不清状况,谁杀人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清园的喜房里,红绸迎风招展,红烛摇曳,可是静悄悄的,一点人气都没有,哪里还有喜气。

    开始入夜了,本该是喝交杯酒的时候??!

    床边,美丽矜持的新娘子,也不再是上轿时羞答答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早已经抛开了盖头,露出因为生气而颤抖扭曲的脸,虽然还是好看的,可是烛光闪动下,忽明忽暗,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就是正常人,这个时候,也不可能有好心情吧?!

    这人正是李卓原,本来应该是今晚沈家的主角,但是她相信,如果她不努力扳回局面的话,很快就要沦落成为别人的笑柄。

    沈唯卿已经派人来通知她了,让她准备回家。

    凭什么???她是沈家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回来的,就因为父亲曾经生过一个比自己大的野种吗?!

    可是她想着对策去扳回局面,好像也要沦为笑柄了。

    方才放出去的婆子没回来,丫鬟巧燕回来了,就跪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李卓原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她把赵嬷嬷等人都杀了?!”

    巧燕战战兢兢的,不敢说话不是怕方才那个场面,而是怕眼前的小姐。

    她是三年前跟在小姐身边的,他们家小姐是个表里不一,且嫉妒心非常重的人。

    小姐脾气明明不好,会拿下人出气。

    巧燕记得自己的一个同伴,就因为被小郡王夸奖手好看,就被小姐冬天扔到外面冻,

    北方冬天天气冷,到了半夜都是西北风,那伙伴冻晕过去,小姐又让人把伙伴抬回来,用开水烫皮肤,

    说是为了救人,可是忽冷忽热,再厚的熊皮都能剥下来,何况是人?!

    那伙伴几经折腾,最后全身都溃烂了,也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是下人,命不值钱,可是好人家都信奉儒家,不会轻易打骂下人,何况是折磨杀人?!

    他们小姐就会!

    但是对外,小姐又是个温柔的大美人,人人称颂,所以说出去也没人信。

    她不想挨打,更不想被折磨。

    慌不择言说着自己看到的事情:“当时赵嬷嬷说要带她来见小姐,她不来,赵嬷嬷就想用强,可是还没等赵嬷嬷等人靠近,她手中嗖的一下甩出什么东西,赵嬷嬷等人就都不会动了,

    然后她说,李家的一个野……就是小姐您,她说她是长您是幼,想叫她,您得亲自去?!?br />
    李卓原脸上怒气横生。

    巧燕话题一转:“她太吓人了,奴婢也不敢喊,赵嬷嬷他们看起来像是死了,奴婢怕小姐等的急,赶紧回来跟你回禀,事情没成?!?br />
    李光尘的原话是,李家人没一个有资格让我拜见,不然我怕他们遭天谴,何况一个野种!

    野种说的当然是李卓原,丫鬟不敢说。

    具体人死没死,其实巧燕也没有去求证,反正沈家的下人大叫,死人了。

    李卓原也没注意这个野字,她蹙眉道:“那她甩出来的是什么?!”

    巧燕使劲的摇头:“谁都没看见是什么东西,只是在烛光下亮的一闪,好像是针?!?br />
    “针?!”

    巧燕点头:“之后赵嬷嬷他们就不能动了,像是死了一样?!?br />
    不能动了,但是不一定是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死不死,都是不能动了,现在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而之前沈家在乱象中,没人管,李卓原才想到让人把李光尘带过来,威胁几句送走也就是了,走了之后路上把人解决,她希望的结果是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几个人躺在客厅,肯定早被人发现了,死不死的都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李卓原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被这些无能的饭桶搞砸了,几个婆子,都是自己结婚带来的人,不是沈家人,而却在沈家人没做出决定的时候,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那如果让沈家人知道了自己动手了,那些老夫人夫人们怎么想?

    又怎么看?!

    这个儿媳妇,是不是不安分???

    千叮咛万嘱咐啊,不要被人抓到把柄。

    李卓原低头问道:“既然他们不动,你为什么不叫人把人抬出来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巧燕真的是害怕,害怕自己进去,嗖的一声,自己也没命。

    
  • 不是有《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》吗?[晕][晕] 2019-05-24
  • 海南:培育壮大互联网等12个重点产业 2019-05-23
  • 遭遇隐形歧视 就业权益谁来维护 2019-05-22
  • 图解:连夺性命隐患大,你还敢让小孩玩喷泉吗? 2019-05-21
  • 江干区结对帮扶西藏那曲教育玩转“一对一”“多对一” 2019-05-21
  • 大数据为你呈现“端午”小长假车流 2019-05-20
  • 奥迪Q7店内让利促销 优惠19.92万 2019-05-20
  • 习近平: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-05-19
  • 龙永图力挺制造业 密集型产业不能丢 2019-05-18
  • 廉政账户收2亿“红包” 为何将退出历史舞台? 2019-05-18
  • 高温养生“关键词”:防暑、降温、补水 2019-05-17
  • [大笑]阿Q都是这么说的。。。。。。 2019-05-17
  • 网络智库:人才争夺战 山西输不起 2019-05-16
  • 县名解析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6
  • 山东官宣留下功勋大外援 莫泰再战CBA两年! 2019-05-15
  • 416| 665| 287| 235| 619| 414| 477| 113| 33| 23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