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候,李切等人简直一脸的问号。

    干啥?

    笑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笑?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总之,李切他们的脑袋现在已经运转不了了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孙思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完璧之术……噗!哈哈!”

    孙思邈再一次笑喷。

    李切这时候醒悟了过来,一脸懵逼的问孙思邈道:

    “孙老?你这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邈:“老夫的意思……噗!哈哈,不好意思,让老夫再笑一会儿!”

    说罢,孙思邈笑得老腰都弯下去了,其余人等也是再次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李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纨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德高望重的孙老孙老神仙?

    假的吧!

    听着充斥满房子的刺耳笑声,一群小年轻都懵了,此时只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假的孙思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孙思邈笑得差点没气,才强逼自己收敛一下,说道:

    “咳!好吧,看在你们这么可怜还可笑的份上,老夫就不逗你们了,其实昨晚你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侵害,顶多是被喂了一点麻药什么的,所以你们今早醒来才会觉得嘴巴麻痹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小年轻一脸狂喜,七嘴八舌地追问道:

    “真的?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老子的节操!老子的节操还在??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!我……我没事??!我嘴巴没事??!”

    “好险好险啊,吓死人家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简直群魔乱舞,一群小年轻手舞足蹈干啥的都有,李切在拜三清佛祖,长孙涣在喜极而泣,房遗爱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拍着小胸脯……

    一群小年轻庆祝了很久自己逃过一劫,李切突然疯狂的撕扯着自己身上尚未换下的女装,嘴里还在赌咒发誓:

    “我特么要是再穿女装,此生誓不为人啊啊??!女装大佬什么的有多远给我滚多远!”

    没几下子功夫,李切已经脱剩一件亵裤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切终于恍然大悟,女装大佬这种玩意儿并不适合在一千几百年前的现在出现!

    后世的女装大佬,一般是行走在虚拟网络上的,这对寻求刺激的主儿来说并没有什么人身安全的威胁!

    可大唐不一样啊,大唐没有虚拟网络,想要刺激自娱自乐孤芳自赏可不行,必须得面对面的呈现在别人眼里,这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……

    李切不知道孙思邈是怎么看破自己等人男扮女装的,毕竟他们可是经过专业人士指导并包装的,可万一孙思邈要真的兽性大发,或者孙思邈没这个眼力……

    后果真的不堪设想??!

    所以,李切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脑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在后世司空见惯,在大唐却格格不入的想法。

    李切这一带头,一众纨绔如梦初醒,纷纷效仿起来,于是一群几乎赤身裸体的小年轻,就这样和孙思邈等人同处一室。

    几个健妇暗暗鄙视了一番一众白切鸡,却对房遗爱这个猛男情有独钟,盯着他的腹肌猛看……

    孙思邈倒不像她们一样,只是一脸嫌弃的教训道:

    “瞧瞧你们这身材!平时吃喝玩乐,沉迷酒色,岂有半点年轻人的朝气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切等人只好无言以对,相比于其他同龄人,他们的身体素质确实不咋滴,走几步喘一口气谈不上,不过走多几步必须歇一会儿……

    孙思邈便来劲了,抓着这一点使劲把一群小年轻喷得几乎体无完肤,李切觉得太丢人,毕竟还有这么多人在呢,便寻了一个机会,说道:

    “孙老,孙老!您饶了我们吧,咱们不谈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

    孙思邈哼唧了两声,又道:

    “尚算你们还不是无可救药,知道丑字怎么写,老夫就放你们一马?!?br />
    李切低着头,瓮声瓮气的道:

    “那啥,这事呢?”

    李切指了一下地下乱七八糟的女装。

    孙思邈的音调一提八尺高,道:

    “哟?你小子还敢提这岔子?真是奇了怪了,就许你们捉弄老夫,老夫还不能见招拆招了!”

    李切连忙道:“不不不,您误会了!其实我们男扮女装,只是怕您忧心成疾,于是我们就想着博君一笑,毕竟昨天我们做得太荒唐了,这绝对不是故意捉弄您的,要不然昨晚我们也不会主动要求您打我们屁股??!”

    孙思邈有点狐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李切等人齐声大叫,就差指着天地发毒誓了。

    孙思邈又问:“你们这些小子,莫不是欺负老夫年纪大了,记性差?老夫记得第一个是尉迟家的小子吧,他怎么没有要求老夫那啥?挑逗完老夫直接跑了!这小子还假扮他娘亲,简直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尉迟宝琪连忙滚了出来,道:

    “孙老,不不不是这样的!我我我那时候……紧张!我可没有假扮我娘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邈一时气愤,却忘记了他这种指责可是非常严重的,儿子假扮老娘去挑逗其他男人,传出去的话,尉迟宝琪直接不用活了,尉迟家鸡飞狗跳不说,尉迟敬德也很有可能大义灭亲!

    所以,尉迟宝琪这时候才吓坏了,疯狂的想为自己辩解,可一紧张就结巴的厉害,于是其他纨绔也纷纷帮口。

    李切就说了一句公道话,只听他小声的道:

    “孙老,昨晚是不是您老看错人了,这事不可开玩笑啊,毕竟人言可畏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李切这么一提醒,孙思邈才醒悟过来,自己确实缺考虑了,昨晚气愤,今早爽快,一直没有考虑到这种事关孝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处理不当,恐怕长安城流言四起之时,就是尉迟家家变之日!别说尉迟宝琪这小子,恐怕他娘李夫人想上吊的心都有!

    偏偏自己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思邈傻了。

    李切见状,便活像个狗腿子一样,点头哈腰的说道:

    “孙老,其实解决这件事也不难,您只需要下一道封口令,我看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不执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孙思邈沉吟半天,突然一巴掌拍了拍李切的脑袋,然后才说道:

    “对!封口令!谁敢拿尉迟宝琪一事往外说,别说在新医学院混了,本官本候爷本神仙直接让他消失在人间!”
  • 不是有《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》吗?[晕][晕] 2019-05-24
  • 海南:培育壮大互联网等12个重点产业 2019-05-23
  • 遭遇隐形歧视 就业权益谁来维护 2019-05-22
  • 图解:连夺性命隐患大,你还敢让小孩玩喷泉吗? 2019-05-21
  • 江干区结对帮扶西藏那曲教育玩转“一对一”“多对一” 2019-05-21
  • 大数据为你呈现“端午”小长假车流 2019-05-20
  • 奥迪Q7店内让利促销 优惠19.92万 2019-05-20
  • 习近平: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-05-19
  • 龙永图力挺制造业 密集型产业不能丢 2019-05-18
  • 廉政账户收2亿“红包” 为何将退出历史舞台? 2019-05-18
  • 高温养生“关键词”:防暑、降温、补水 2019-05-17
  • [大笑]阿Q都是这么说的。。。。。。 2019-05-17
  • 网络智库:人才争夺战 山西输不起 2019-05-16
  • 县名解析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6
  • 山东官宣留下功勋大外援 莫泰再战CBA两年! 2019-05-15
  • 585| 401| 989| 473| 171| 94| 886| 376| 86| 717|